某某方方MM

不定时rps,不接受谈人生。

【谭赵】病[一发完]

【谭赵】病[一发完]

那是春末一日,赵启平醒来见身边谭宗明还没睡醒,也不愿吵醒昨天还在书房加班看文件的人。自己起来洗漱好了,轻手轻脚的下了楼吃了早餐。

看了时间9点半了楼上的人还没动静,赵启平想着再给他多休息一阵。牵着酸菜在花园里溜了三四圈,都没见人出来寻自己,才把酸菜带回了家,走上楼去看个究竟。

走进床边才看到谭宗明脸有点微红,皱着眉头睡着。赵启平伸手试了试人的体温感觉到了不对劲,找了床头的体温计测了测人的体温,呵……38.5°这感情还发起了烧,赵启平赶紧拍醒了谭宗明。

谭宗明被人叫醒是头痛欲裂,挣扎了好半天才醒过来,看着坐在床边的人问“平平怎么了”

赵启平看着人迷糊的样子也被逗笑了,摸摸人的脸告诉他“头疼了?起来吧,感冒了发烧了。”听赵启平这么一说,谭宗明才困难的爬起来,穿好了睡衣还被赵启平硬是多加了一件外套才放人下楼。

谭宗明晕晕乎乎的坐在餐厅看着赵启平端出砂锅给自己煮粥的样子。赵启平做东西讲究,他有的是耐性一直搅拌等待米粒爆开熬出浓稠的粥来。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半个小时。

谭宗明就这样撑着脸看赵启平看了半个小时,看着他穿着家居服,站的直挺挺的像个小白杨,伸手那东西的时候还可以露出腰侧结实的肌肉。

等粥做好了,赵启平抬着粥出来调笑谭宗明望着自己的样子像个小女生。谭宗明也不反驳,吃饱了被赵医生喂了药,坐了没一会儿又想睡了。

于是一下午昏昏沉沉,谭宗明期间又睡醒过几次,看到赵启平有时候在看他前两日淘回来的书,有时候就是在逗酸菜自己偷偷笑。可总是不离不过五步,每次谭宗明一醒过来就让他喝点水,问他饿不饿。

一直到了晚上谭宗明的烧也持续不退,赵启平果断的换好衣服叫醒谭宗明要他去挂水。

就算谭宗明不愿意,赵启平也是知道人过了一定岁数自愈效果就没那么好了,其实忍忍也能好,可他还这么忙呢。看他忍了一天赵启平都心疼了,还是让他挂了水尽快好了吧。

于是谭总还是被赵医生抓来医院窝在赵医生办公室的沙发上了挂了三大瓶药水,赵医生也在人身边陪了一夜。

第二日春雨停了,温润的阳光照进房间时谭宗明醒了。针早就拔了插在药水瓶上,赵医生和自己一起盖着还是自己塞在柜子里的毯子,赵医生趴在谭宗明身边睡着。

谭宗明用手机拍下赵启平半张睡颜,发到微博里[辛苦了,我的赵医生]。

或许在认识谭宗明的人看来,赵启平就是个活菩萨,谭宗明把他供的十指不沾阳春水。除了他赵医生的本职,其余的全有谭宗明一手包办。

赵启平一个男人的手被谭宗明包养的葱白细嫩。谭大鳄说了“平平的手这样好看,做什么都糟蹋了手,无需做什么养着就好。”一脸我自己的人我乐意怎么宠就怎么宠的样子。

我相信唯有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才能把对方宠上了天,付出全部去爱。

———————————————————
全文小学生文笔
最后一段想不出来硬生生憋了一段上去。
大家轻喷。
手动给看完的小天使们比个爱心。

评论(9)
热度(134)

© 某某方方MM | Powered by LOFTER